第十章:二府相争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血蓑衣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十章:二府相争

分享到:
关闭

“砰、砰砰!”

“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!”

夜半三更,打更的老汉眯着一双疲惫的老眼,慵懒地走过天兴楼门前。这个时辰早已是夜深人静,整条街上连个鬼影都看不到,打更的老汉顺着腰间摸出陪伴自己半辈子的酒葫芦,一边走一边“咕咚咕咚”地往嘴里猛灌几口烈酒,原本昏昏欲睡的眼睛这才重新睁开几分。

“天干物燥,小……”

从天兴楼门前走过十余步后,打更的老汉突然止住了自己手中的动作,原本喊到一半的话也戛然而止。因为老汉看见在天兴楼西侧的一间胡同里,十几个手持明晃刀剑的黑衣人赫然埋伏在那。

“你们……”

不等打更的老汉满心警惕地小心询问,黑衣人中为首的白锦已是亮出了自己的腰牌,老汉见状困意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,膝盖一弯便跪倒在大街上,口中连忙高呼:“小人见过……”

“嘘!”老汉话未出口,白锦一个箭步冲至近前,一手捂住老汉的嘴巴,附耳沉声道,“再敢多说一句废话,我宰了你!”老汉被吓得六神无主,只能捣蒜似的拼命点头。白锦缓缓松手,在老汉惊恐的注视下,白锦冷喝一声:“滚!”老汉便逃也似的跑开了。

“白大人,据探子回报,那女人就住在天兴楼三层天字二号房。”一名黑衣人在白锦耳畔低声说道,“我已经派人查过,天兴楼今夜客满,如若我们冲进去难免会引起慌乱,万一那女人趁乱逃走……”

“天兴楼的掌柜呢?”白锦看了一眼天色,沉声问道。

闻言,旁边两名黑衣人将一个衣衫不整,浑身颤抖的精瘦男人推到白锦面前,那男人一见到白锦便连连作揖道:“这位官爷,小人规规矩矩地做生意,可从来没做过什么害人的事。”

白锦一手捏住掌柜的后脖颈,恶狠狠地说道:“你私藏朝廷钦犯,理应问斩!”掌柜的听到这话身子一软,险些瘫软在地上,白锦冷笑一声,继续道,“不过本官现在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,你现在进去招呼你那些伙计,除了天字二号房之外,把所有的客房都给我从外边锁上,要是跑出来一个,我封了你的天兴楼。”

“是是是……”

“记住,动作要快,并且不要惊动任何人。”白锦嘱咐道,“我给你半柱香的功夫,半柱香后你带着所有的伙计离开天兴楼,不要妨碍本官做事。”

“小人记住了!”这种架势下掌柜的哪里还敢多说废话,点头哈腰地答应之后便急匆匆地跑回天兴楼,胡同里再度陷入一片死一般的寂静。

静候了约莫半柱香的功夫,但见远处掌柜的带着七八个伙计小心翼翼地走出天兴楼,此刻侯在天兴楼东侧的十几个人见状立即冲上前去,将掌柜的和一众伙计带到暗处一一审查。

片刻之后,黑影中有人朝着白锦挥了三下手。白锦当即一声令下,东西胡同里一共三十名黑衣人一起朝着天兴楼走去。

这些人都是三衙为枢密院精心培养出来的好手,但见他们在天兴楼门前汇聚,无需白锦多言已自觉地分出十人四下散开,这十人的任务便是在外边监视整个天兴楼的动向,以防有人逃出。

白锦带着其余二十名训练有素的黑衣人悄悄步入天兴楼。按照之前的吩咐,掌柜的在离开前已将楼内所有烛火熄灭,此刻的天兴楼一片昏暗,若是有人乍然惊醒怕至少也要适应片刻,方才能看清周围的事物,而这也是白锦有意为之。

“大人,天字二号房在那!”黑衣人伸手指着天井西侧三楼的一间客房,低声道。

白锦目光如炬,右手慢慢抽刀出鞘,目不斜视地嘘声道:“除了那女人要活着带回去,其他人若敢阻拦格杀勿论。”话音落下,白锦刀锋猛地向上一指,二十名黑衣人便有条不紊地散入黑暗之中,各自埋伏起来。

天兴楼的天字房都是由内外两间组成的套房,此刻在天字二号房内,内房床榻熟睡着今日在茶楼闹事的红衣女子。而在外房席地而睡的黑衣汉子,正是林方大。

由于林方大的外房紧挨着楼道,因此当天兴楼的伙计们挨个给门上锁的时候他就已经从睡梦中惊醒,但由于外边只是天兴楼的伙计因此并未轻举妄动,一直瞪着铜铃般的双眼静静地躺在地上,细细聆听着外边的动静。

“吱吱吱……”

老旧的楼梯上传来一阵阵被踩踏的细微声响,林方大凭声音断定这次来人绝非客栈伙计,故而一个鹞子翻身直接冲至门缝前,凝神而望,但见七八道人影正蹑手蹑脚地朝着自己的房间靠近。

“不好!”

林方大心中暗叫一声,急忙冲至内房门前,在门框处轻轻敲动几下。这道声响虽然不大,但在一片寂静的黑夜中却是显得格外响亮,以至于在楼道中的白锦一行也下意识地停下脚步。

“什么事?”

不一会儿的功夫,红衣女子慵懒细弱的声音自内房传出。

“有人不请自来!”林方大尽可能压低嗓音回答。又沉寂片刻,内房的门无声而开,只见已经穿戴整齐的红衣女子拎着宝剑迅速钻出身来。

面对红衣女子疑惑的眼神,林方大伸手指了指房门,红衣女子会意缓步凑上前去透过门缝瞧了瞧,接着便又快步退回到林方大身边。

“凝语,怎么办?”林方大嘘声询问道,洛凝语正是红衣女子的芳名。

洛凝语黛眉微蹙,转头看向虚掩的窗户,继而与林方大对视一眼,脸上皆是一抹毅然之色。

“既然已经醒了,那就请洛姑娘随我们走一趟吧!”

“砰!”

就在洛凝语和林方大二人潜身来到窗下之时,白锦冷漠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,随即紧闭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,与此同时洛凝语和林方大二人也不再犹豫,一齐撞开窗户飞身而出。

“嗖嗖嗖!”

可还不等洛凝语和林方大二人完全探出身子,四面八方的黑夜之中竟是突然射来无数道利箭,伴随着“铿铿铿”的一道道闷响,洛林二人身后的墙上已是瞬间钉下一排利箭,其中一支箭还擦着林方大的右耳飞过去,带起一道血丝。

“外边有暗箭,先退回去!”林方大伸手一抹自己受伤的耳朵,面色凝重地高呼一声,挥手将洛凝语先行推回房间,紧跟着自己一个鱼跃龙门翻身进屋,而就在他们身形消失的瞬间,七八支利箭再一次“嗖嗖嗖”地自窗前飞掠而过。

此刻,房间内一片昏暗,洛凝语和林方大二人背对而站,谨慎地盯着围在四周的七八名黑衣人。

“你们究竟是什么人?”洛凝语娇声喝问。

“今日在西湖茶楼可是你们打伤了我儿子?”白锦沉声道。

林方大闻听此言不禁面露不屑之意,嘲讽道:“今天老子打的人太多,不知道哪个是你儿子。”

“你不记得没关系,跟我回去自会让你认识!”白锦冷笑道。

洛凝语难以置信地环顾着周围虎视眈眈的黑衣人,诧异地问道:“就因为茶楼的事,你竟然摆下如此阵仗?你这个当爹的未免也太疼儿子了吧?”

白锦笑道:“在下就一个儿子,今天险些被你们摔死,我这个做爹的又岂能不闻不问?”

“废话少说,想打便打!”林方大不耐地怒喝道,“你那有眼无珠的儿子莫说叫你这个爹来没用,就算把爷爷一起叫来也同样没用。”

白锦不以为意地冷笑道:“我想请二位跟我回去把话说清楚,孰是孰非我自然会查清楚,倘若真是犬子不对,那我也绝不会为难二位。如若二位识相的话,最好乖乖跟我回去,以免刀剑无眼伤了谁也不好!”

当白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两翼的黑衣人已是纷纷向前逼近几分。

“想抓我,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。杀出去!”

洛凝语冷喝一声,挺剑率先朝黑衣人冲去,林方大也不甘示弱,挥刀紧跟在洛凝语身旁,眨眼间双方已是打成一团。

洛凝语和林方大二人的武功不俗,即便在一众黑衣人的围攻下也丝毫不落下风,双方刀来剑往打的好不热闹,洛凝语偶尔还会从袖中射出一排银针,令对手防不胜防,更有不少黑衣人已经中了她的暗器。

“啊!”

就在白锦带着黑衣人在房间内与洛凝语、林方大打的难舍难分之时,天兴楼大堂中却是突然传来一声惨叫,紧接着一阵短兵相接的激斗声便是充斥在天兴楼内。

此刻,不少客人都被打斗声惊醒,当他们发现自己的房门被锁之后,无不惊慌失措,大喊大叫着摇晃着房门,更为杂乱的天兴楼平添一抹嘈杂。

“怎么回事?”白锦忽听外边的打斗声,急声问道,“外边是谁在交手?”

“白大人,我们中了埋伏!”

一个被小腹中剑的黑衣人踉跄着冲进房间,冲白锦大喊道:“天兴楼内暗藏着一批高手,兄弟们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
“什么?”白锦万没料到自己会中埋伏,当下心中焦急,一个不防备被林方大的刀在胸前留下一道一尺来长的血口子。

林方退白锦,转身冲洛凝语呼喊道:“好机会,我们走!”

说话之间,二人已在慌乱的黑衣人中杀出一条血路,夺门而出。

此刻,两拨人马已经在天兴楼各处战成一团,有趣的是对于这两拨人洛凝语和林方大竟是一个也不认识。

情况紧迫已经来不及令他们多想,二人从三楼纵身飞下,贴着墙边一溜烟地跑出天兴楼,当白锦下令去追的时候,另一拨人马却已先将他们死死缠住,最终白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洛凝语和林方大消失在天兴楼外。

“都给我住手!”白锦站在楼梯上怒声大喝,在他的喝令下两拨人马顺势分开左右。白锦目光冷厉地盯着对面的十几个人,余光扫到二楼的一排客房,其房门都已经被人生生砸烂,心中料定这群人定是一直躲在二楼,直到自己带人进入天兴楼后才出其不意地杀出来。

这群人中为首的是个三十岁上下的魁梧男人,黝黑的皮肤,浓眉大眼之中汇聚着阴寒刺骨的杀意,手里提着一把利剑,剑刃上还滴滴答答地向下淌着鲜血。

此人,正是当年让柳寻衣和秦卫吃尽了各种苦头的仇寒。

白锦气冲冲地掏出腰牌,怒喝道:“西府三衙中侍郎白锦,奉命捉拿朝廷钦犯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竟敢阻碍西府办事?活腻了不成?”

面对白锦的喝斥,仇寒的嘴角突然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,只见他伸手入怀,不紧不慢地也掏出一块令牌,冷笑道:“我看活腻的人是你!东府天机阁少保仇寒,奉命在此保护洛小姐,任何意图不轨者,杀无赦!”

“东府?”白锦闻言一愣,他万没想到此刻阻拦自己竟然也是朝廷中人,将信将疑地问道,“东府的人为何要保护我西府要拿的人?”

“我还想问,你西府为何要为难我东府要保护的人?”仇寒毫不客气地反问道。

“你算什么东西?我西府三衙做事何须向你东府交代?”白锦怒声道。

仇寒冷哼道:“我东府天机阁做事也同样无需向你西府交代!”

“你……”白锦怒不可遏,攥着刀的右手上青筋暴起,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就算你让他们逃出天兴楼又能如何?殊不知天兴楼外自会有我西府的人去招呼他们。”说罢,不等仇寒转身离开,白锦却是再度出言冷喝道,“不过我劝你还是死了出去救他们的心,因为你今天能不能活着走出天兴楼,得先问过我手里这把刀!”

面对白锦的执着,仇寒眼神一冷,手中利剑缓缓举起,冷声道:“久闻西府三衙高手众多,我早就想领教领教了!”

虽然仇寒和白锦二人势同水火,但实际上碍于他们都是朝廷的人,故而绝不可能真的放手厮杀。因此双方唯有互不相让,在此一直僵持下去,谁也不肯先行退让。

一直等到,天兴楼外的胜负有了分晓。

……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